437 评论

回顾六四系列[30]:发起绝食的过程

  又到了一年一度“5月35日”。将近一年没有更新本系列,今天说啥也得发一篇。另,感谢几个热心读者最近一个月不断敦促俺更新本系列。
  从今天这篇开始,咱们来聊六四事件中的“绝食请愿”。

★为啥会有“绝食”的想法?


  在本系列第28篇,咱们聊到了《五·四之后,学运的低潮》——在“五·四大游行”之后的一个多星期时间里,学运实际上处于低潮状态。
  在这个阶段,大部分高校都陆陆续续开始复课,只有北大和北师大仍然坚持罢课。之前组织的两次大规模游行(四·二七大游行,五·四大游行),虽然声势浩大(超过十万名学生参加),但是并没有迫使政府方面作出实质性让步。面临这种僵局,一些学生领袖就开始考虑更激进的抗议手段,以迫使政府方面让步。这就很自然地就想到了“绝食”这招。

★筹划“绝食”的过程


  在俺看过的资料里面,大概有如下一些人在不同的时间点分别提到过“绝食抗议”。

◇北大作家班首次提出“绝食”的想法


  4月19日发生了“新华门事件”之后,北大作家班的郑义就提到了“绝食抗争”(他大概是最早提出“绝食”想法的人)。
  在《回顾与反思》一书中记录了张伯笠的回忆:
四月十九日那天晚上,我們有準備。當時我那個宿捨有很多人,當時就把我的床單扯下來,寫了二個字“絕食”,這是鄭義趴在地下寫的。寫完以後,我就偷偷地帶到新華門,就是後來白夢和數學系的那二個人扯的那個床單。
......
那個時候白夢和數學系的那個學生就在那兒征集簽名,扯著床單,底下有一個條,說:絕食的來簽名。
  这次倡议没有引发太多人的响应。毕竟“绝食”是一种非常激进的抗议手段,而4月19日的新华门事件,虽然激化了政府与学生的矛盾,但矛盾还不够深。可能很多学生不认为要用到如此激进的手段。
  虽然第一次没啥人响应,但是郑义没有死心。到了4月22日的追悼会结束之后,郑义找到几个比较活跃的学生领袖(王丹、郭海峰、熊焱...),再次鼓动他们进行绝食抗议。
  当时作家班的学员都比较年长,郑义也是。他经历过文革中的很多事情,包括“绝食”。他向这几个年轻的学生领袖描述了“绝食”作为一种斗争方式的威力(以下是他当时的原话,摘自《天安门对峙》第7章):
绝食,这是一个屡试不爽的强大的群众斗争武器。
......
如果当局实行军管,不准贴大字报,不准示威、请愿,不准出校门,便可立即宣布绝食。
......
只要有数十人宣布绝食,就会有数百上千人响应,就会有数万人围观,捐款捐物捐药。而绝食者的请愿条件便立即会成为全社会的议论中心。
过24小时,体弱者开始昏倒;过48小时,开始大量昏倒;72小时是一个重要的临界点,每一分钟都会有救护车呼啸而去,穿梭不停的救护车将成为这座城市的主要景观。在政治高压下平素沉默不语的社会,立即会燃成愤怒的火山。
  当时这番话,估计让某些学生领袖留下印象——他们意识到“绝食抗议”可以成为某种“杀手锏”,在最后关头拿出来使用。

◇五·四大游行之后的零星提议


  五·四大游行之后,开始有一些学生零星提出“绝食请愿”的号召——
  陈小雅写的《八九民运史》中提及:
五月五日,中國政治問題研究室在北大未名湖湖心亭討論下一步學運的方案時,就提出兩套方案︰复課和絕食。持不同觀點者進行了充分的交流;五月十一日下午二時,北大四六樓部分研究生在三角地貼出《緊急建議》,建議采取“激烈行動”。其方案有二︰一是“集体絕食”;二是戈爾巴喬夫訪華之日“游行進駐天安門”。《緊急建議》稱這是“成敗在此一舉”的“最后拼搏”。

  在《回顾与反思》一书中有粱二(梁擎暾)的一段回忆——关于北师大某些激进学生的绝食建议:
(五月六日)那時有一幫激進的同學當晚找到我們說,“你們這樣不行。這樣搞下去,自治會本身就會散,在同學中失去合法性的基礎。”他們提出,唯一的辦法就是絕食。在五四之前就有一些歷史系的同學說,“要來就來狠的,絕食的”。五月六日晚上,他們提得更詳細。當時我一聽到這點就反對。我說,“絕食是迫不得已的,而且一旦絕食就會把整個矛盾激化”。

  粱二还回忆了吾尔开希多次提及绝食,回忆中也提及了吾尔开希“大嘴巴”的毛病:
當時根據一些情況分析,趙紫陽的講話對我們學生運動的支持,以後戈爾巴喬夫的來訪在國際上給我們帶來的一些影響和一些內部傳來的消息,說趙在八八年以後就有可能下臺,但在那個時候已經有了轉機。所以我就覺得在這種情況下最好還是不要絕食為好。我和開希談過這些問題,但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在演講時故意激起一種情緒來還是其它什么目的,五月八日我們到師大的化學系演講的時候,他第一次提出來五月中旬是民主運動的高潮這個題目。而且他說他要絕食。他說,“我要第一個去絕食”,他沒說要提倡絕食,但他說,“我要去絕食”。我就上去給他擦屁股。我說,開希是個政治煽動家。這是第一次給他擦屁股。
後來到北工去演講的時候,他再一次提到這一點,我就再一次給他擦屁股。我一直想,他這個話一旦說得過於激烈,而自己行動上沒做到,就會造成對他的誤解或對整個學運的誤解。我盡力把話說得溫和些。沒執行的計劃最好先不要說,這樣有可能把學運一步一步導向激進。在這個時候,開希就有絕食這種打算了。

  在《回顾与反思》一书中记录了封从德的回忆——关于北大方面的绝食建议:
就我所知道的,五月九日北大四十六樓的研究生貼了一張大字報,說我們現在應該絕食了。大概在十一日的時候,博士生又貼了一張大字報。在五月十日的時候,我就在籌備在北大校園內部搞一個絕食活動。當時我暗中告訴北大籌委會裏面管錢的同學,讓他們偷偷準備下一筆錢來買墨、筆和白布,準備在校園之內發起哀兵之勢,到時候把白布條幅突然挂起來,同學在宿捨裏邊絕食。所以說,北大籌備絕食的這種想法和行動是非常的早。

◇5月11日的策划


  前面提到的那些绝食的建议,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没有落实)。真正付诸行动的,是5月11日晚上的一次饭局。
  这天晚上,6名学运骨干(王丹、吾尔开希、马少方、王文、程真、杨朝晖)在一家小饭馆筹划了具体的绝食请愿。关于这个“小饭馆”的地点,王丹在回忆录中说是“人民大学校门口附近”,而《天安门对峙》一书提及的地点是“北大附近”(看来某一方的记忆有偏差)。
  这六个人里面,王丹和吾尔开希已经出场多次,大伙儿应该比较熟悉了。另外的4人:
马少方来自北京电影学院,担任过北高联常委,在“北高联21人通缉名单”中位列第10,六四后被捕入狱。
王文来自农业大学,不过整个学运期间,一直活跃在北师大。
程真来自北师大,在北师大学生会(民间)的秘书处任职。
杨朝晖是北师大职工子弟。
  在那天的饭局中,他们详细筹划了绝食抗议的过程,包括:到几个主要高校串联、征集参与者的签名、动员绝食的演讲......
  很凑巧的是,就在同一天,柴玲也去找她熟悉的几个同学,策划绝食的事情。柴玲之所以有绝食的想法,也是受了作家班的影响。作家班的学员之一张伯笠曾经对封从德、柴玲夫妇讲过:所有的民主运动,最后的杀手锏就是绝食

★5月12日的准备工作


  筹划完毕,12日开始着手进行相关准备工作。

◇王丹与柴玲不谋而合


  经过了前一天的策划之后,次日(12日)上午,王丹到北大筹委会开会时正好碰到柴玲,于是两人一拍即合,一起推动绝食。当时的“北高联”和“北大筹委会”的主要领导层都不支持绝食抗议。于是王、柴二人决定【以个人名义】发起绝食抗议。
  顺便说一下:这种“以个人名义”发起的行动,对当时的学运是一种隐患(在本文下面的段落会聊这点)
  经过一天的串联,到了晚上,效果不理想——签名人数最多的北大,也只有40人。大部分高校都只有个位数。

◇柴玲的绝食演讲,一举成名


  12日傍晚时分,王丹和柴玲在北大三角地旁边的广播站作了一个关于绝食的演讲,以动员更多人参与。虽然这是柴玲的第一次公开演讲,然而效果已经超过王丹。整个演讲很煽情,感动了在场的很多人,包括一些原先反对绝食的人。她讲完之后,签名人数从40人变为200多人。
  以下是柴玲演讲的内容(她当时是即兴演讲,没有讲稿。北大广播站对当晚的演讲作了录音,以下内容应该是根据录音整理的)
我为什么要绝食?看着大家为复课不复课分成几派,我们在自耗。如果大家不愿意学习,谁都不会到北大、清华来。但是,即使你搞校园民主也好,搞新闻解放也好,只要动乱的帽子不摘,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所以,这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而现在已逐渐有“秋后算账”的形势,我们该怎么办?
几年来,我们一次一次运动,一次一次不了了之,究竟是为什么?我们跟政府要民主、要自由,为什么总是要不来?而且,我们不断喊“人民万岁!”可是为什么警察来了,人民都撒鹰子跑?而且为什么我们喊“警察万岁”的时候,警察总是来打我们?
为什么要绝食?就是我们想用这种方式,我们唯一的自由,来看看我们国家的面孔,看看人民的面孔。我要看看这个国家还值不值得我们去献身、去贡献。
我们很幸运地有把我们养大成为大学生的父母。但现在是我们绝食的时候了。政府一次又一次地欺骗我们、不理我们。我们只是要求政府与我们谈话,说我们不是叛逆。我们这些孩子们准备去死了。我们这些孩子们准备用我们的生命去追求真理。我们这些孩子们准备牺牲我们自己。
我们要为生而战。我们要以死的气概,为生而战。

◇柴玲其人


  说到这里,顺便介绍一下柴玲。
  据封从德写的《六四日记》中提及:
柴玲父母都是军医,她从小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读中学时,她受一个屡经挫折却自强不息的“右派”教师启蒙,发奋读书,提前一年参加高考,竟考上了北大,也获得了“全国三好学生”的奖励。
  1987年从北大心理系毕业,学运期间是北师大儿童心理研究所的硕士研究生(二年级)。
  封从德与柴玲在1988年结婚。在六四学生领袖中,大概只有他俩是夫妻搭档。后来,两人双双被通缉,分别位列通缉令的第13名和第4名。
不见图 请翻墙
  在学运初期(4月份),封从德曾经担任北大筹委会的常委,于是介绍柴玲到筹委会担任秘书长——关于此事,有人批评“任人唯亲”,也有人称之为“举贤不避亲”。曾有人质疑:她作为北师大的研究生,何以进入北大筹委会?柴玲则强调自己本科是在北大读的。
  5月上旬的时候,柴玲的知名度还不高。但是到了12日晚间的“绝食动员演讲”之后,她已成为北大学生瞩目的焦点人物,其影响力开始超越封从德。
  关于柴玲的争议很大(有可能是争议最大的六四学生领袖)。对她的争议,俺在本系列的后续文章中会继续点评。

★对“绝食抗议”的反对意见


  实际上,当时主要的学生组织(北高联、北大筹委会)是反对发起绝食的。
  在《回顾与反思》一书中记录了常劲(时任北大筹委会常委)的回忆:
王丹在十二日早晨拿著絕食簽名信到北大的時候,柴玲看了以後,柴玲支持。然後北大兩個主要的幹部當時就在上面簽了名。但是北大籌委會大概在四、五天以前已經做過決定,對絕食不加考慮,因為絕食是我們最後一招。當時柴玲也在場,所以北大籌委會是兩個主要幹部支持絕食,我們不支持絕食。當時柴玲他們說,以學生名義發起這個絕食,不借助籌委會。所以十二日早晨北大籌委會做了一個決定:北大籌委會支持這些學生以個人的名義去發這個通知。然後借給了他們廣播站。

  在《回顾与反思》一书中还记录了王超华(时任北高联常委)的回忆:
五月十一日下午有過北高聯一個常委會,在這個會上,馬少方和梁二發生激烈的爭執,拍桌子紅臉。馬少方說:“上面已經說了,非常確切的中南海的消息,實際上改革派希望咱們大鬧,越大鬧越好。”梁二拿著一個傳單,他在五月七日星期天的時候就給我看過,叫做“除了中華富強,我們別無所求。”他的一個基本認識就是,哪怕學運暫時失敗,哪怕我們學生領袖暫時受到壓制,學生領袖個人都受到迫害,根據現在情況,我們不應該再做什么了。馬少方說:“誰不是為了中華富強”。我非常不滿意,但是我沒有象梁二那樣馬上拍桌子起來跟他喊。我說:“你要是有一點基本常識的話,象西方國家那些的中國問題專家,根據一般的消息,哪怕是報紙的報導都能分析出動向。你不要專靠著小道消息,而且你如果這樣光靠著這個,完全迷信這個,不對報導加以佐證的話,會有問題的。”我們當時就已經提出,并在各個學校傳達過,反對四·二六社論,擁護趙紫陽五·四講話。這是高聯提出來的,是我們那時所謂的“要務虛,要務實”,務虛以後提出的一個口號。
在這之後,五月十一日晚上北高聯做出一個決議:從這個階段中央辦公廳對對話團的反映來看,高聯反對近階段舉行任何大規模的活動,衹舉行中、小規模的活動。第二天十二日的早晨大約九點多接著就又開了一次常委會。剛要開,楊朝暉就來了,說:“哎,我們要絕食,高聯得支持啊!我們這兒串聯絕食呢!”我當時就火了,說:“誰串聯絕食呢?”他說:“我們現在已經有十一個人了,而且已經串聯了十幾所院校。”(包括劉燕說的民族學院、師範學院,馬少方自己的電影學院,還有很多院校)。他說:“我們要到天安門去絕食,我們要求高聯派人保護。否則的話,我們隨時可能被警察架走。”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一拍桌子,我說:“高聯馬上要發表聲明,這個絕食活動和高聯完全沒有關係”,我非常氣憤的說:“明擺著你們是用了高聯聯絡部,否則的話,你們怎么找到這些學校的積極分子的?你用了高聯聯絡部,不通知高聯。”我馬上就問:“吾爾開希怎么回事?他還有沒有原則性,昨天剛通過的決議。”他馬上說:“沒有吾爾開希,這個事情是我們替他簽名的。”趕緊替他辯護。但是到了美國以後一見到開希,開希就說:“哈,你們被他們騙了,我自己主動簽的名。”鄭旭光衝我一拍桌子:“你以為高聯現在還有多少威信哪?你以為高聯現在說話還管用哪?”我一下就蔫了。我們當時說,我們不是堅決反對絕食,而是現在不是時機。那怕我們衹放出一個風聲,但是不去,這都是可以的。但是現在不是時機,因為現在政府不是說根本不跟你對話。

  从上述这段回忆,已经可以看出学运组织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了。比如不同的学运骨干对“北高联”的定位有很大差异;比如像吾尔开希身为学生领袖,缺乏起码的组织纪律性;比如马少方对高层意图的错误解读......
  为了阻止绝食,王超华甚至在12日晚间去找戴晴(当时是知名的知识分子、民运人士),想请她帮忙找一些有影响力的学者,一起劝说绝食的学生放弃。不过没有成功。(具体经过可以参见王超华所写的《我与十二学者上广场》一文)
  到了13日,为了避免学运高层发生公开分裂,给朝廷方面留下话柄,北高联被迫表态支持绝食行动。比较讽刺的是:很多六四的资料(包括官方的和民间的),都误以为绝食是由北高联一手策划的。

★俺的点评——筹划“绝食”暴露出来的问题


  如果你看了本系列前面几篇的分析,应该明白一点:5月中旬的绝食抗议,对朝廷高层(李鹏为首的)保守派是重大利好,而对朝廷高层(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是重大利空。说得更直白一点:绝食抗议直接把赵紫阳逼到死角,政治上已经没了回旋的余地。
  从本文前面的介绍可以看出,无论是北高联还是北大筹委会,都不认可“绝食”这个招数。这说明,相当比例的学运领导层,并没有那么激进。之所以事情会走到这一步,主要归咎于:少数激进的学生领袖以个人意志凌驾于组织意志之上。在号召绝食的学生领袖中,核心人物主要就三人: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王丹和吾尔开希一直很高调,而且名气也很大。新闻界一直把他俩当成北高联的代言人。于是就导致外界有一种误解——以为绝食是北高联策划的(其实北高联的常委会是反对绝食的)。至于柴玲,虽然当时的名气不如这两人,但是柴玲的煽情演讲,超越了王丹和吾尔开希。这三人是绝食行动得以大规模发动的关键因素。
不见图 请翻墙

  下面俺再引用封从德本人对此事的评论。六四屠城后,封从德与柴玲辗转逃亡海外,不久后就离婚了。即使离婚之后,封从德在很多地方还是替柴玲辩护。但对绝食这事儿,封从德持批评意见。下面摘自他写的《六四日记——广场上的共和国》:
学运组织虽然否决绝食,但是终究没能挡住一些个人的非组织行动,致使绝食成为走向社会且组织混乱的巨大行动,最终导致运动失控。实际上,绝食是学运组织的第一次大分裂,开始了个人超越组织的混乱局面。
  俺之所以加了这段点评,是希望今后天朝的民间政治组织,要吸取当年的教训。要避免明星政治人物凌驾于组织之上。

回到本系列的目录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de/2016/06/june-fourth-incident-30.html

437 条评论

  1. 不评论六四本身,现在的年轻人知道六四的真的很少很少,知道的也是避而不谈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William Wallace
      不知道六四的年轻人,至少分为两种:
      1、即使你告诉此人六四的相关内容,他/她也没兴趣
      2、如果你告诉此人六四的相关内容,他/她是有兴趣的。之所以不知道,只是由于朝廷方面的封锁。

      至少对后一类人,咱们可以利用互联网,帮助他们知道更多相关信息

      删除
    2. TO 博主
      给某小粉红看六四资料,被对方嘲笑说:这种反华势力编造的东西你也信!请问他属于哪类人?

      删除
    3. 属于缺乏信息判断能力,只能相信共产党材料具有权威性,所以自我修正逻辑为常见的借口:反华势力编造。

      删除
    4. 刚才问了下,寝室里有室友说不了解也不想了解。莫名悲哀

      删除
    5. TO 2单元的网友
      小粉红应该算前一类(但前一类不一定都是小粉红)
      通常而言,小粉红都是一定程度上被洗脑的。
      对这类人,你直接向其展示敏感的政治内容,效果不好(甚至会有反效果)
      对这类人,应该从培养思维能力开始入手(而且这样入手,对方不会太排斥)

      删除
    6. 不是每一头猪都是特立独行的猪,你寝室不是特例。

      删除
    7. 六四屠城血未乾,国人前途在何方2016年6月5日 下午11:27:00

      【六四港大】晚會情況 論壇發言精選
      2016/6/4 — 18:29

      編按:香港大學今晚七時開始舉行「六四廿七周年晚會」,主題為「六四屠城血未乾,港人前途在何方」。據就校學生會介紹,晚會將一方面向參與民主運動而犧牲的抗爭者致敬,另一方面藉此契機,聚集香港人,共同商議前途問題。討論環節講題為〈五代香港人:我們的前途問題〉,請來嘉賓作家李怡、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資深傳媒人王慧麟、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朱凱迪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論壇開始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台上宣讀六四宣言,指出部分中國人民已被獨裁者蒙蔽,除少數的維權人士之外,無人願意直視政權的暴行。她帶領現場人士默哀一分鐘。

      下文為論壇發言精選。

      【 21:40 】

      港大學生會稱,今晚的六四晚會約有一千人參加,人數與預期相約。


      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強調活動已達到其目的,活動希望帶出六四對不同世代香港人的意義,認為今次討論對年輕人及不同年代的人都有重要性。

      對於維園晚會參加人數達12.5萬人,孫強調舉辦活動不是要和其他組織「鬥」,只希望透過論壇令大家反思以何身分認同去對待六四。

      【 21:15 】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發言指出,六四晚會不論在何處進行,數以十萬計的參加者是強大的政治能量,但以往的集會舉燭光悼念,國族認同面向體現在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之上。反而集會的討論重點,並不在政治面向上,「到底我們有十幾萬人,帶來對香港政局的影響,這才是最重要的一點。

      「我們討論的核心,變成悼念還是不悼念,舉蠟燭還是不舉蠟燭,這其實是相當無意義的事情。」

      他表示今日來港大而非維園集會,是因為集會的啟蒙程度,仍停留在「建設民主中國」、「我是中國人」的層面,他認為這是絕對不足夠。

      【 20:35 】



      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朱凱迪稱,1989年他只是六年級,已經常拿著相機參加不同的集會,最大的印象是覺得很多人聚在一起,有很大的力量,哀傷情況反而是在往後的悼念活動才湧現。

      他指出香港人由1989年的爆發,已開始問「這個城市屬於邊個?到底我們可不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呢?」他特別指出,近日社會出現「anyone but CY」的說法,質疑這的一種極倒退的意識,不能容許這思想散播。

      朱指出,今時今日在自決前途的要求下,港人分成了不同派系。他認為分野是需要的,但更要反思如何才能重新走在一起,形成更強大的力量。

      【 20:15 】

      接著到資深傳媒人王慧麟發言。

      王慧麟稱,自己在20多年多只去過維園悼念一、兩次,每次去十分鐘就會離去,因群體活動往往令他想起納粹年代,而且自己亦不喜歡儀式。他自己是香港大學1989年畢業,但身邊不少朋友平日對政治欠關注,只是每年到維園兩小時悼念,表達對民主的執著。他呼籲同學如果希望「去中國化」,就應該對中國有所認識。


      【 20:10 】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稱「沒有停留在六四的悲情下」,自己多年目標沒有改變,但唯一不同的是,「過去有些人將中國和香港前途建立在領導層」,但他認為不應將中國及香港前途,放在領導層剎那開明上。對於中央經常指責人勾結外國勢力,劉稱:「這正是我們要做的事,去增強自己的國際實力。」

      「如果你話我勾結外國勢力,我可以唔勾結外國勢力,我淨係勾結台灣勢力。喺你哋概念下,台灣唔算外國啦?」




      【 19:50 】

      港大「港大學生會六四廿七周年晚會」的論壇環節正式開始,主題為〈五代香港人:我們的前途問題〉。講者李怡指出,幾過十多年變化,已很清楚中國的真面目目,年輕人變得本土,因為他們知道香港人需要有自己的角色,「2047我見唔到,你哋全部見到,你見到的將來係點,你哋不能夠沒有角色,目的就是要以香港人身分,參與對香港人前途的問題,就係咁簡單!」

      【 19:45 】

      現場默哀一分鐘。



      【 19:40 】

      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在台上宣讀六四宣言,指出部分中國人民已被獨裁者蒙蔽,除少數的維權人士之外,無人願意直視政權的暴行。內文提到,在六四當日,中國和民主正式話別。她指出在「黨等於國」的情況之下,愛國和民主互相抵觸,以愛國情懷作悼念的方式,應該劃上句號。

      孫曉嵐

      孫曉嵐


      【19:07】

      現場情況:

      【19:09】中學教師梁惠敏:如果中國人希望民主的話,不管是中國或是香港,都應向這方面進發。


      任中學教師的梁惠敏,多年來一直參加支聯會六四晚會,但今年卻首次參加港大學生會的活動。

      梁認為現在於本土思潮之下,大家正在反思「大中華」意識。但她自己認為如果中國人希望民主的話,不管是中國或是香港,都應向這方面進發。

      對於支聯會悼念活動的方式,她認為「如果它每年都是這樣做,而這件事在政治上,又太長時間沒有表現,我想支持你的人,都感到做來都無用」。她認為只要無忘歷史,悼念不需限於維園內進行。

      【18:57】社工柯偉豪:支聯會活動只是唱歌,未能刺激參與者思考


      已於中大畢業,現為社工的柯偉豪,是其中一名港大六四晚會的參加者。他之前曾分別去過維園、尖沙咀及港大的六四活動,認為支聯會活動只是唱歌,未能刺激參與者思考。而港大去年的活動能刺激他思考香港人的去向,因此今年亦繼續參加。對於港大學生會會長表明,悼念六四應劃上句號,柯認為是否悼念屬個人自由,但他認為有悼念的需要。

      他認為香港人不應將目標放在建設民主中國上,因一國兩制已保障香港人的自由及未來發展的路向,不一定要建設民主中國後,才能建設民主香港。

      【18:25】

      香港大學今晚七時開始舉行「六四廿七周年晚會」,主題為「六四屠城血未乾,港人前途在何方」。據港大學生會介紹,晚會將一方面向參與民主運動而犧牲的抗爭者致敬,另一方面藉此契機,聚集香港人,共同商議前途問題。

      討論環節講題為〈五代香港人:我們的前途問題〉,請來嘉賓作家李怡、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資深傳媒人王慧麟、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朱凱迪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因天雨關係,港大學生會今午在facebook宣佈,晚會場地由露天的中山廣場改為黃克競平台(國殤之柱對面)。

      删除
    8. 有人借八九年的[b]政治风波[/b]来批评中国缺乏民主自由,是非常愚蠢可笑的。请问这些恶意批评的人,你是当时的当事人吗?了解那个时代吗?你知道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吗?如果中国没有民主自由,怎么取得这么大的发展?你知道中国早已把人民民主专政写进宪法了吗?对于这件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人民群众才最有发言权,你有什么资格评判当时的党中央?党和政府只欢迎善意的批评,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
      必须强调,用西方的标准来质疑中国的民主自由,是西方意识形态傲慢与偏见的体现。中国人民七十年前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翻身做了主人,从此站了起来,拥有民主和自由是毋庸置疑的!

      删除
    9. 反对1楼的说法
      “现在的年轻人知道六四的真的很少很少,知道的也是避而不谈”这种没有依据的话你是从哪儿统计过来的?
      据我所知,反倒是现在的90,00后对这些被刻意隐藏的历史抱着浓厚的兴趣。他们热爱新事物,新技术,懂翻墙。
      昨天,前天,今天都是这些年轻人在默默的讨论着这些无法被遗忘,且仍将继续的历史。
      也许他们讨论的方式你会看不懂,但是他们对历史,政治的理解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
      这种讨论甚至遍布各种社交媒体,工具。

      删除
    10. 非也,幾乎人人知道六四,因爲高中的時候臨近六月四號,老師告訴我們不要做太大的舉動,因爲六四到了

      删除
    11. 讲道理,A站上成天的习习蛤蛤,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要做大死,我觉得基本都知道8*8啊。

      删除
  2. 晚来总比不来好!先评后看:)

    回复删除
    回复
    1. 1问看见的网友,这里的https://github.com/shadowsocks/shadowsocks-windows/releases 3.0或其他版本是否可信,如果是,说下理由
      2赛风,lantern之类的hhtp代理即使勾选了远程DNS,也没用,还是会通过isp查询吗?
      3如果真的要用到三虚拟机,那么中间的连接隔离和网关的虚拟机是设一个还是两个host-only网卡?
      4如果隔离虚拟机中病毒木马,会否殃及其他中转流量的虚拟机
      5谁有实体机安装linux的教程,搜不到,都是虚拟机教程?我说的是实体机,不是虚拟机。实体机安装了linux后还要安装驱动吧,虚拟机里有vmware tools之类的工具,所以和实体机不一样。还有实体机进bios和虚拟机的界面也不一样,所以在实体机安装最好是能看见谁用摄像机拍下的安装高清视频。好像虚拟机里安装软件都要用到命令,所以最好还包括在linux下安装完虚拟机vmware或其他虚拟机软件的全部内容教程。
      6我把生活常用虚拟机和双虚拟机都搞好了,不过发现装有很多国产软件的虚拟机的网卡的默认网关和危险操作的网关虚拟机的默认网关的四段数字是一模一样的,最后一位数也都是2.这会有危险吗?

      删除
  3. 前排。问两个问题。1.进来越来越体会到个人知识库的重要性,博主能否简单谈谈如何构建“高度个性化的知识库”?
    (磨刀不误砍柴功——聊聊个人IT基础设施的完善里提到)

    2.在变态的社会环境与家庭环境下长大,虽然通过了解心理学方面的知识,通过自我分析除去了一部分表层意识中的负面影响,但我认为大部分的负面影响都内化而不可查(进入了潜意识中,并影响行为模式),这部分该怎么办呢?
    (虽然通过注意自己的行为模式可以找到通往这些负面影响在潜意识中留下毒素的蛛丝马迹,但那往往是经由行为这一透镜扭曲之后的,而且这种方式的改变也太小且太慢。)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4楼的网友
      关于“高度个性化的知识库”

      1、从软件选型的角度
      大致有两种方式:要么用现有的软件(有开源的,有闭源商业的),要么自己搭建一个。
      如果要自己搭建,门槛有点高,通常要有一些 IT 技术基础甚至编程基础。
      没有条件的同学,还是用现成的软件吧。
      下面给出维基百科上关于CMS(内容管理系统)的对比清单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content_management_systems

      2、从信息组织的角度
      说到信息组织,俺个人建议采用“基于tag的方式”。
      “基于标签/tag”的方式,优于“基于分类目录”
      标签(tag)的方式更灵活,可以在不同的维度上组织标签。
      而且内容与标签之间的关系可以是【多对多】
      然后,要支持“针对多个标签的过滤”,这样就可以快速定位到某些特定的内容

      3、从信息格式的角度
      最好能支持不同的数据类型,不同的存储格式。
      这样你无论碰到哪种形式的内容(不论是一个 web 页面,还是一本电子书),都可以存储到其中

      4、从使用界面的角度
      俺本人更倾向于使用 B/S 方式(Web 界面)的内容管理系统。

      删除
    2. TO 4楼的网友
      针对第二个问题
      你的描述比较笼统,能否说具体一点?(在不涉及隐私的前提下)

      另外,
      [url=https://github.com/programthink/books]俺的网盘[/url]上分享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电子书,不知道你是否看过?对你有没有帮助?

      删除
    3. to 博主
      谢答。1 不知道列出的开源的CMS中如何了解所支持的操作系统?逐个查找极费时,需要一个Mac上的。
      2 看过数本。有一定帮助,然后我想到了此问题。缺点是,涉及到心理康复/成长的书系统性普遍不足,内容的可推广性较低。主要也是专注于表层意识问题的解决(就我看过的而言)。
      具体一点:比如,有时候做完一件事(可能是简单的事,可能是自己做或者涉及其他人),发现不对劲,会想“我怎么会这么做?”
      以及,当回想以前的一些事的时候,也会发现受到的家庭阴影/社会阴影的影响。
      而这些发现都是被动的,只有它们在一定的情况下冒出来才会发现。所以很难对潜意识中受到的影响进行系统的观察与思考。

      删除
    4. 我是楼主,评论被google删了

      删除
  4. 知道的人还是挺多的,只不过由于舆论环境,没多少人说
    恰巧碰上拳王阿里去世,微博上就出现了连蜡烛图也不能发的奇观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5楼的网友
      (你是冒牌滴,网名没有下划线)

      说到“微博禁止发蜡烛图”,好像已经成了最近几年敏感日的惯例了

      删除
    2. 为什么你的ID地址是百度?2016年6月5日 下午10:36:00

      想钓鱼吗?
      大家不要点

      删除
    3. 支那的未来“取决于有多少人会成长为不服从者(nonconformist)“。

      删除
  5. 楼主好啊 用国外的聊天软件 推荐一个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elegram
      翻墙问题自行解决,或者翻博主以前的文章

      删除
    2. TO 文远字
      可以参考 KissKnight 的推荐

      说到这款 IM 工具,可以参考如下这篇网文:
      《[url=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509/fjutCWkZ3qUrbBt6.html]Telegram传奇——俄罗斯富豪、黑客高手、极权和阴谋[/url]》

      删除
    3. TO KissKnight
      回复很迅速嘛
      多谢替俺回答读者提问 :)

      删除
    4. 还有影梭翻墙一个月15 行吗 我想从官网买

      删除
    5. shadowsocks不存在什么"官方",建议自己购买VPS搭建,比用提供商的可靠一些

      删除
    6. 怎么搭建 有教程吗 对电脑不是太了解

      删除
    7. shadowsocks 教程
      视频 https://youtu.be/hVjSrdtsCuA
      相应说明文字 http://forum.ubuntu.org.cn/viewtopic.php?f=166&t=466537

      提醒:ssr (shadowsocksR) 不支持ss-tunnel, 实际上大部分地方,只需要解决dns污染即可, ss-tunnel 解决dns污染,在教育网里,以及有IPv6的部分公网,无需翻墙,直连 g+, youtube, FB, Twitter 等

      删除
  6. 随想君一年一度,辛苦了!最近外交部长王毅可是结结实实的玩了把逻辑谬误啊!有空也应该再扩充下“五毛逻辑谬误”那个了(其实yourlogicfallacies上的内容不错)

    回复删除
    回复
    1. 如果说不了解就闭嘴有点逻辑,还有一句“你去过中国吗”简直就是智障了,说不定在场很多记者都去过啊,很少见的外长装逼失败的情况:)
      还有顾左右而言他,完全就是在转移话题嘛,肯定是摸到时政G点慌了:D

      删除
    2. TO Benny Think.
      多谢老熟人捧场 :)

      近期外交部王部长的表现,确实不雅。
      说到逻辑谬误,对于朝廷官员或者朝廷喉舌,应该是屡见不鲜了。
      随便拿几篇《人民日报》或《环球时报》的社论,应该都可以找到一些典型的逻辑谬误。

      你推荐的 yourlogicfallacies,是不是下面这个链接?
      https://yourlogicalfallacyis.com/

      删除
    3. 啊呀,对,是这个https://yourlogicalfallacyis.com/,一不小心打错了!

      删除
  7. 给我的博文《为捍卫个人权利而行动》打个广告:
    链接:https://classcalliberal.blogspot.com/2016/06/fight-for-individual-rights.html
    简介:
    更好地、安全地享受自由和财产,是人们之所以组建/加入政治社会的目的。而现在东亚大陆正处于中共的一党专制状态,在这立法权力和司法执行都被中共集团独断的专制体制下,将不会有裁判者。当谁遭到他人侵害时,便无处申诉,更不可能指望得到救济。
    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比自然状态更差地状态之中。所以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推动革命破坏瓦解掉中共政权,才是理性地对待专制体制的作为。
    第二节稍微论述了下『住民自决』其正当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音業
      多谢老熟人的分享 :)

      看你的简介,想起 约翰·洛克 的名言:
      [b]财产不应公有,权力不应私有。否则将会坠入地狱。[/b]

      删除
  8. 六四的纪念在近期有了新的变数,香港和台湾的本土主义开始排斥大陆,包括旧有形式的六四悼念活动,那么是否单纯谈六四已经被架空,是时候结合本地的情况和现在互联网时代的特色而反思呢。。

    随想这个“要避免明星政治人物凌驾于组织之上。”应该是后见之明,完全可以反向理解,可以认为是组织成员对领袖的决断缺乏觉悟。
    个人认为主要原因,还是缺乏朝廷内部信息,导致局势判断错误,毕竟当时信息渠道所限。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边城穗香
      多谢老熟人捧场 :)

      关于你提到的“后见之明”,俺不赞同。
      俺在博文中提到的:“明星政治人物凌驾于组织”
      这里面的“明星政治人物”,甚至都不是该组织的成员。
      比如柴玲就不是北高联的领导层;(如果俺没记错)发起绝食的时候,王丹也已经不在北高联了。

      这种情况下,【不存在】你所说的“组织成员对领袖的决断缺乏觉悟”。
      你说的这种情况,这个“领袖”至少得是这个组织的一份子吧?

      删除
    2. (接上一单元)
      关于你提到的:
      “个人认为主要原因,还是缺乏朝廷内部信息,导致局势判断错误,毕竟当时信息渠道所限。”

      确实有一部分你所说的原因。
      但即使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比较成熟的学生领袖(比如王超华),也已经通过赵紫阳的《亚行讲话》看出一些端倪了。
      而那些头脑发热的激进学生领袖(比如博文中提及的马少方),竟然还想要把对抗升级,来帮助朝廷中的改革派。

      删除
    3. 嗯,随想君对事件细节了解非常详细,从事实反驳,俺详细阅读六四相关内容过太久了,都忘鸟:(
      俺滴观点是“要避免明星政治人物凌驾于组织之上”还是反向理解的“组织成员对领袖的决断缺乏觉悟”都是一种后见之明的理解方式,后人容易用上帝视角进行解释。
      因为抗争开始以后,事件不可能完全按照计划走下去,“明星政治人物凌驾于组织之上”的情况在当时不容易得到逆转,即使未来的抗争也不可完全避免出现这种情况,甚至因为基于互联网的抗争而加剧,扁平化的分布式网络会让组织形态更加的无纪律,突出某些意见领袖。

      俺认为主要问题是“明星政治人物”、学运组织和个体,都无法直接掌握朝廷内部的关键信息,导致对局势无法判断,走向囚徒困境。(除了柴玲这种故意导向极端结果的策略)

      关于这些官话讲话,个人认为信号不够清晰,看出一些端倪也没用,毕竟赵在失势前,也算是和党一条船的,如果赵想要让局势明朗,自己摆平,提前私下释放更清晰的信号才是关键。
      包括现在习李之争,说官话,释放的信号都很模糊,可以强行看出端倪,至于是否准确也未可知。

      于是随想巧妙的绕过了第一个话题,建议一下:单纯的回顾很难找到共鸣了,要结合现在的实际,特别是互联网的抗争。

      删除
    4. 忘打ID了,又被吞,留个名。

      删除
    5. 我認為你的敘述並不準確; 香港的確是近期才開始有明顯的本土主義, 但台灣排斥中國的思潮早在很久之前就形成了
      這樣相提並論很容易令人誤解以為兩者是同時期出現的

      删除
    6. TO 边城穗香
      3单元 是你发的?

      删除
    7. TO 编程随想
      对。

      TO ICBM
      嗯,你说的没错。

      删除
  9. 博主如何看待 universal basic income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420
      俺猜测你是看了新闻《瑞士公投否决无条件基本收入》,然后才来问这个问题的吧?

      俺曾经在博客中提到过,自己的政治倾向是“古典自由主义”。
      喜欢小政府,讨厌大政府,极度反对包办一切的政府——也就是各种极权主义(马列主义、纳粹主义、政教合一)。
      但俺【不是】无政府主义者。
      经济方面,俺更偏向于“放任”那一端(政府干预尽量少),但也不赞同100%的放任自由。
      因此,俺也不喜欢“福利主义”——福利主义意味着政府干预太多了
      ......

      “无条件基本收入”应该可以归入“福利主义”的范畴,俺不喜欢

      删除
  10. 最让人恼火的就是有这么一类,但凡是不对自己胃口的内容,就百般刁难。
    就比如说博主关于64的这一系列文章吧,或者是类似长篇宫廷评话/大明英烈转 之类的。
    哪怕你摆出再多证据,史实,对方都会说[你又凭什么说这些内容就一定是符合历史实情的呢?]我曾经想向对方聊64的事,屡次被质疑真实性。
    对于这类人,似乎唯一能说服ta的方法就是实时的录像了。其实这年头后期编辑软件那么多,照片/音频/视频 都会因是否经过后期处理而被挑战,继而怀疑证据的合理性。
    更何况按TG的尿性,历史上这些事情能有证据/书面文件的事是相当少的。
    这类人也不能简单判定为被TG洗脑,因为ta也知道历史教材的真实性。然而即使如此,也总是抱着[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要把日本弄到海平面以下]这类言论。
    既看不出偏左,也看不出偏右;自己明明清楚自己是TG的受害者,却又对TG无比的包容。
    这绝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类人。

    对于这种货色,该咋办?是应该把ta当作烂泥糊不上墙,以后避而不谈,还是 有什么别的办法?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些人不是极端怀疑论者,而是缺乏判断能力,只能相信共产党材料具有权威性,等他们对党的幻想破灭,自然就不信了。

      删除
    2. 至少他们是“幸福”的

      删除
    3. 所有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认可或否定了,如果思维狭义(思考中内容含义稀少思考跨度极小),那么只能认可小部分范围内,当局利用这点制造出大量的双面人格的人,矛盾层出不穷,因为A+B=C,A和B却毫无关联的矛盾,如果思维广义(思考中内容复杂不冗余思考跨度广泛),那么可以达到全部认可的状态。即所有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获得认可的,只是缺乏理解或无法理解其内容还缺少足够证据。至于否定的,出于本能生存利益还有内心接受能力(大多都是恐惧的,即便是渺茫的也愿意去相信,只有绝望后才会正视一切)。
      这些货色只有绝望后才会恢复正常,否则一群傻B一样,你能救得了么,要死还要拖人家下水。

      删除
    4. TO KissKnight
      你提到的这类人——但凡是不对自己胃口的内容,就百般刁难

      这属于“[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firmation_bias]确认偏差[/url]”(这是“认知偏差”的一种)
      这种偏差的覆盖范围很广——
      不光是被洗脑的民众会这样,即使是摆脱洗脑的人,也会有。

      具有这种认知偏差的人,通常会伴随着“选择性失察”(关于“选择性失察”,俺的博文提到过好几次)。

      删除
    5. (接上一单元)
      俺认为:“确认偏差”的本质是“一致性原则”。
      关于这个原则,在《影响力》这本经典的心理学著作中有详细介绍。
      俺在博客中多次提及此书

      删除
  11. 据说有落单的士兵被以比较残忍的方式杀死来泄愤,不知道有没有这事?
    其实我不关心这些刽子手的下场,只是上次在贴吧跟人辩论才知道,一时有些找不到北,纠结至今。

    回复删除
    回复
    1. 表达欠准确,是在贴吧才知道有人这样说,之前也曾求证过,只是相信编程群和众粉丝的更有水平。

      删除
    2. 党卫军执行镇压任务必然要接受与镇压成功以后奖赏等值的代价,有也不奇怪,既然选择服从命令,这就是代价,包括以后清算。

      删除
    3. 有说法是装甲车和坦克是共军自己点燃的,共军死伤情况属于“国家机密”,五毛怎么可能知道呢。

      删除
    4. 按TG放倒钩的尿性,外加那个年代(20世纪80年代末),个人大概有4成的把握确定是TG故意混入了一些惟恐天下不乱的人有意制造这类事情,目的是煽动当兵的,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战友竟然…………继而觉得事态严重必须开火。
      如今,已经不能责怪P民喜欢以最大的恶意揣测TG。

      删除
    5. 你们这个阴毛论太厉害了吧。。。。911阴毛论也没这么厉害吧

      删除
    6. 具体情况已不可考,说法很多,不是阴谋论

      删除
    7. 吴仁华谈《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
      https://groups.google.com/forum/#!topic/lihlii/KuP3vCWzoFA

      删除
    8. 就是真的有又如何?
      據散文家張溥的記載, 當年九千歲魏忠賢派人去蘇州抓東林黨的周順昌, 引發幾萬當地人暴動,有兩個錦衣衛當場被擊斃.
      你看後代又有誰在乎那兩個錦衣衛怎麼死的? 還不是只記得周順昌

      删除
  12. 楼主好,能讲一讲找电视直播源的方法吗?最近在用potplayer,想看欧美的电视台,可以推荐一些国外的直播源相关网站。

    回复删除
    回复
    1. 分享一些直播源站:
      http://www.oneplaylist.eu.pn/
      http://freetvall.com/
      http://i-ptv.blogspot.jp/

      删除
    2. 你好,我现在用的也是potplayer,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双击“PotPlayerMini.exe”以后,出现【potplayer64.dll is modified or hacked...】,请问这是什么意思啊,谁能告诉我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呢?我快被它烦死了。

      删除
    3. TO 1单元的网友
      多谢替俺回答读者提问 :)

      删除
    4. TO 3单元的网友
      (你的这条留言被 Google 误判为垃圾广告,刚才被俺恢复出来了)

      俺没用过你说的这个potplayer
      根据你的描述,有可能是那个dll动态库文件出问题了(比如被篡改了,或者损坏了)
      你可以找到该dll文件,在资源管理器界面上选中它,看属性,看该文件是否有数字签名。
      如果有,验证一下数字签名是否还有效。
      (如何验证,请参考《[url=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3/02/file-integrity-check.html]扫盲文件完整性校验——关于散列值和数字签名[/url]》)

      删除
  13. 搞政治运动,很明显这些学生还缺乏斗争经验。而这恰恰是CCP 起家的法宝。

    回复删除
  14. 说实话,知道六四,就像知道太阳东升一样。
    知道了对于现状根本没啥用。
    想来只有那些立志于改变世界的人才会从中吸取信仰吧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5楼的网友
      俺这个《回顾六四系列》是典型的抹黑系列 :)
      “六四事件”就像是党国脸面上的脓疮,平时用遮羞布盖着。
      俺这个系列只是帮某些网友揭开这块遮羞布。

      了解朝廷的阴暗面,会削弱朝廷的民意基础。
      【失民心者失天下】

      删除
  15. 为什么我的BitTorrent Sync经常显示与别的用户存在时间差?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
      大概是你一不小心,穿越了吧

      删除
    2. TO 16楼的网友
      是不是你操作系统的时间设置有问题?

      删除
  16. 突然發現不是前排了 傷心 滋磁滋磁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18楼的网友
      不是前排也没关系啊

      删除
  17. 个人觉得有些人不关注六四也无可厚非,也没必要强行要求他们去关注。

    就比如我吧,在读书的时候一直不太关心政治,但是随着心智不断成熟,发现生活中的很多问题其实和政治直接相关,这才开始关注。

    回复删除
    回复
    1. 就像对幼稚园的小朋友强行普及性知识2333
      这根本就是时机未到嘛!

      删除
    2. 他们不喷你一脸就算不错了。
      “这位大哥哥好色哦”~~~

      删除
    3. TO 19楼的网友
      多谢分享你的个人感悟。
      有很多的人就是像你说得这样——随着阅历的增加,开始明白:政治关系到切身利益

      删除
  18. 一直在给大学同学讲 不过墙外也是鱼龙混杂 编程随想的blog倒是不错的参考 就是感觉博主不怎么活跃吧。

    至于绝食 我自己是受不了(笑)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0楼的网友
      多谢支持 :)

      你说俺不怎么活跃,是指发博文的频度,还是指回复评论的频度?

      删除
  19. 好久没冒泡了,来冒个泡
    本文内容还能得出另一个教训:学会等待时机很重要,当年只要等一等,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接踵而来,到那时候准备也更充分,大大增加成功率。在评论区经常看到有网友在煽动现在马上搞激烈的行动,而且还对等待时机的人冷嘲热讽,与本文说的急着煽动绝食的人,何其相似。

    回复删除
    回复
    1. 懂了,等中国解体,共产党快垮了才出动,成功率大大增加。
      那么问题来了,时机是在什么时候?

      删除
    2. 经常见到有个老犊子密克(老读者meek?)估计不是你吧。。
      你的这个观点也是一种后见之明,当年戈总活蹦乱跳来访问,谁知道苏联说翻就翻呢,虽然把握时机很重要,但判断是很困难的。

      删除
    3. TO meek
      老熟人你好:
      确实有段时间没看到你了。

      关于政治变革时机
      (此处指的是“自下而上”的变革)
      最有可能发生在宏观经济出现严重问题的时候

      删除
  20. 编程叔,我比您小,就这样叫了,感觉被欺骗20年,因为喜欢看图,喜欢挖深层次的原因,喜欢看各种不同的言论分析,最后自己判断,发现真的是悲哀啊,
    各种官方媒体真是漏洞百出,感觉到天是黑了,感觉很多努力都是白费的,期待天亮,变天的时代。

    回复删除
    回复
    1. TO 22楼的网友
      多谢捧场,并分享你的个人感悟

      删除
  21. 说实话,现在的90后比如我对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基本不了解,长辈基本没怎么提过,更不要说64了。家里有本文革十年史,勉强可以了解部分,64家里人基本不谈。我怕当经历者渐渐老去,第一手资料就没有了,相关资料传不下去。至于00后恐怕对这些历史知道的就更少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90后了不了解64,80后了不了解文革,70后了不了解三面红旗,与年龄无关。
      很多人已为保存历史见证努力一生,甚至遭迫害。他们的成果就是现有的资料已足以让每一个想了解历史的人了解历史。
      传播信息才是每个人的职责。

      删除
    2. “基本不了解的”主要原因还是国内舆论导向所致。
      南京大屠杀你知不知道?那长春围困战你又知不知道?后者惨烈程度不亚于前者,但几乎少有人提。
      因为政府的刻意引导,敏感话题鲜有人提,也就让一部分人不怎么关心。甚至是抗日,战争的大体进程没什么人了解,提的最多也就南京大屠杀,敌后游击这一类。
      (因为如果人们真的了解战争进程的话,会发现中共在抗战只起很小的作用。于是对抗日战争,中共也是选择性批露)

      删除
  22. 等所有中国人都懂得翻墙后再来谈民主,否则必乱无疑。中国现阶段需要的不是台湾式或者美国式的民主,而是广大人民意识的提高,最起码要具有独立的判断思维能力。否则今天被这个政党洗脑,明天被那个政党利用,乱糟糟只会是一团浆糊。要是广大人民都觉醒了,那么离真正民主还会远吗?届时根本不需要什么民主,律师失业,警察失业,政府解散。因为大家都很自觉自律,还需要这些国家机器何用?所以核心的问题不是什么民主,要是的话,美国还会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吗,还会出现各种暴力枪击事件吗?不是说民主不好,民主当然是更进步的表现。然而人类还需要一次更广泛更全面的觉醒,否则各种社会问题无论多民主,也还是会一直存在。无差别的爱与和平是人类美好明天的希望。攻击只会带来反抗,军队只会带来战争,国家只会带来统治与排他,这些统统都消失了,天下大同,才是人类的方向。呵呵,扯远了。该干嘛干嘛去。

    回复删除
    回复
    1. 民主建设要慢慢来是没错,
      但是“人类还需要一次更广泛更全面的觉醒”这样的倾向有点危险,共产革命也是这么描述的。而结果恰恰相反,律师消失,警察国家,极权政府,不是流浪汉而是大饥荒。
      天下大同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删除
    2. 从人类的大脑利用率来看,人类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所以你可以想象一下100年后地球的星际文明和人类的超自然能力的拓展。现在看来遥不可及,可是100年前的人能想象到现在的因特网和航天技术吗?历史的车轮是不断向前前进的,想想中世纪,一战,二战,人类都坚挺过来了。所以人类如果毁灭的话,只会毁于自己的手里,不会毁于任何的政党或者政府的手里。好了扯远了。
      大同的解释:大同是中国的古代思想,指人类最终可达到的理想世界,代表着人类对未来社会的美好憧憬。基本特征即为人人友爱互助,家家安居乐业,没有差异,没有战争。
      共产主义的解释:是一种共享经济结合集体主义的政治思想,主张消灭私有产权,并建立一个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生产资料共有制(进行集体生产),而且主张一种没有阶级制度、没有国家和政府的社会[1][2]。在此一体系下,土地和资本财产为人民共同所有。[3]其主张劳动的差别并不会导致占有和消费的任何不平等,并反对任何特权。
      注意关键词,友爱互助,无差异,无战争。消灭,主张,反对,共同所有。
      所以大同社会≠共产主义。一个是传播爱,自律自觉的社会。一个是强制执行,不容许异议的社会。这个是二者最大的区别。
      天下大同是需要非常高的意识基础,就算在当今最发达和最民主的国家也是无法做到的。人类就两条路走,要么自我毁灭,要么天下大同。
      还未实现全人类民主就扯大同,当然是扯的太远了。但是现阶段扯民主似乎也并没什么卵用。我以为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爱少而不播方是以最小的行动换取最好的局面的一种方式。

      删除
    3. 我认为,任何社会制度都不能消灭蠢货,蠢货在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犯蠢方式。

      删除
    4. 基本特征即为人人友爱互助,家家安居乐业,没有差异,没有战争。
      这不就是标准反乌托邦模型吗,好恐怖,还是别来复制几条维基百科吓人了。

      人类就两条路走?你已经为人类设计好了两条路?人类的路是你来设计的?这年头还有人想要建设乌托邦,倾向非常危险,有另一种共产革命的种子,建议趁早打消妄想。

      删除
    5. 一处稻草人谬误,俺没有说大同社会等于共产主义,俺表示乌托邦设计者无一例外都是现实社会的结构破坏者,希望你只是泛滥一下爱而不要做社会破坏者。

      从人类的大脑利用率来看,人类还是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可有什么证据?你认为人脑是可以随便超载的?有什么科学根据吗?对人脑的开发不该是跟“利用率”挂钩。
      参考这条都市传说:大脑的百分之十神话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4%A7%E8%84%91%E7%9A%84%E7%99%BE%E5%88%86%E4%B9%8B%E5%8D%81%E7%A5%9E%E8%AF%9D

      删除
    6. 无所谓证据,无所谓对错。我没有试图让你相信我说的,我只是在阐述我的观点。一旦要争个对错,就会陷入永无止境,喋喋不休的争吵中,到头来也只会是没有结论的散场。这个是大脑最喜欢做的事情。对于少部分人来说,注意是部分,他们想争取民主也只是争取个合法的争吵的权利罢了。一旦争取到民主了,届时他们还会真正去考虑人民的福祉吗?或许会,又或许他们一心想着恐怕只是去如何击败政敌。话说当今各个民主国家的政坛丑闻还少吗?当然不是说民主不好,而是需要全民意识水平的提高,即爱·和·平与真·善·美。否则民主也只会沦为精英政客们的政治工具而已。
      还有大脑一旦被条条框框格式化,就很难接受条条框框之外的事物或者规律。如果你对小学生说1+1=0,他们会大声嘲笑你。至少中国小学生90%会做出这类反应。所以我说阻碍人类进步和利于人类发展的都是大脑。要认识到大脑只是个工具,人类的情感,例如感动,幸福,快乐,惬意才是人类存在的意义。
      以上这些观点不需要证据,不需要分对错,随便任何人相信或者不相信,我说出我想说的,这就够了。

      删除
  23. 原来百度一下真的会死2016年6月6日 上午1:42:00

    后排支持!

    回复删除
  24. 六四这惨剧主要责任是所有中国人,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土共的那几个坏人,坏人全世界哪都有,咋就在支那这么猖獗,死了还有人唱赞歌。

    回复删除
    回复
    1. 華人文化圈每每遇到霸凌(學校中的惡霸欺負弱小)要不是加入霸凌,要不就旁觀漠視
      似乎我們對於「出頭鳥」的價值很少提倡
      也有可能是儒家思想的綁架也說不定

      共產黨能為惡這麼久,有多少人是站在一旁漠視呢?

      删除
    2. 儒家入世的思想可並非旁觀者

      删除
    3. 旁观就旁观了,还扯什么儒家入世,这也可以了。

      删除
  25. po主对香港的十年有什么看法吗。。个人看到影片居然美化自焚感觉很不舒服 毕竟只有绿教才这么搞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让自焚的藏人僧侣情何以堪..
      你让拿着燃烧瓶保卫自己家房子被平推的屁民情何以堪..
      法轮功学员也搞过自焚的好吧..
      绝食/自焚都是自残行为,不会危及他人.
      绿教都是采用街头自爆或街头砍杀/街头乱射来赢得关注的好吧..

      删除
    2. 就轮子这句变扭,轮子自己说自焚是中共导演的,这时候又成他们自焚了。

      删除
  26. 六四这惨剧主要责任是所有中国人,不要把责任推卸给土共的那几个坏人,坏人全世界哪都有,咋就在支那这么猖獗,死了还有人唱赞歌。

    回复删除
  27. 64:

    这是人民对政府的战争?

    还是

    这是政府对人民的战争?

    回复删除
  28. 博主辛苦,希望再接再厉,早日把这坑填完。

    89 的组织是最大的缺陷,事先是没有一个孙中山,金大中,昂山素季那样众望所归的凝聚点,没有一个团结工会,非国大那样的成熟组织。靠一个临时的北高联,参差不齐是无法领导这样一个大事件的。到了五四后,事件其实到了分水岭,问题也就浮出水面。事后看,当时如果不绝食,事件还有很多变数,几乎都会比六四的结局好。


    回复删除
    回复
    1. 拖着拖着,人就散了。不过也就这样。
      一两个激进的人, 就能骑劫一场运动。
      现在看来, 必须要有激进的保守派。

      要治神经病, 还是得用神经病。。。

      不过要做到的难度太高, 或许还真就是个神经病。

      删除
  29. Hi, Minister, I am Amanda Conley with I (nternational) politics. C
    Thanks for taking our questions today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concern that about China’s treatment of human rights advocates such as the Hong Kong book sellers, and the detention of Garrets, and I am not to mention the destabilizing effects of its territorial ambi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Giving this concern, why is Canada pursuing closer ties with China,
    How do you plan to use that relationship to improve human rights and security in the region, and did you specifically raise the case of the Garrets’ during our discussion with the foreign minister today?

    http://i.imgur.com/cuRDlpN.png

    听录下记者的问题, 和截取了王部长的发言以晌读者。
    基本就牛头不对马嘴啦。

    另外记者同志多次提到的 Garret, 应该是 Julia Garret 夫妇,
    前不久, 大约14 年 8 月,

    在天朝新闻里, 说加拿大人在朝鲜被判间谍罪。
    但在加拿大新闻里, 说的是被中国抓,偷了中国资料。

    这事受关注度不高, 可能是因为闹得不够大。

    在我看来他们就卖咖啡的,能窃什么国家机密? 冤枉的可能性大,说不定就是帮了几个脱北者, 泄漏了所谓“国家机密"。。。

    回复删除
    回复
    1. "你不满中国吗? 请你滚出中国。”
      "你不在中国吗? 请你不要发言, 不要提问,你没有发言权。“

      原来五毛也能当部长, 原来部长的水平也就五毛。。。

      删除
    2. 被吞的都是精华 ( ゜- ゜)2016年6月6日 上午9:07:00

      辛苦码了这么久, 博主的评论真是说吞就吞。
      ( ゜- ゜) ( ゜- ゜)

      删除
    3. 中国高官是不是都喜欢骂记者啊?
      我看你们官员同志, 还是要回去学习一个。

      删除
  30. 加拿大记者的提问2016年6月6日 上午9:13:00

    Hi, Minister, I am Amanda Conley with I (nternational) politics. C
    Thanks for taking our questions today
    There is no shortage of concern that about China’s treatment of human rights advocates such as the Hong Kong book sellers, and the detention of Garrets, and I am not to mention the destabilizing effects of its territorial ambi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Giving this concern, why is Canada pursuing closer ties with China,
    How do you plan to use that relationship to improve human rights and security in the region, and did you specifically raise the case of the Garrets’ during our discussion with the foreign minister today

    回复删除
    回复
    1. 注, garret 指的是2014 年8月,在中朝边境卖咖啡而被控间谍罪的 Julia Garret 夫妇。
      这事关注度不高, 可能是闹得不够大。

      删除
  31. http://i.imgur.com/VmRq3Db.png

    问答都在这里了,这次分几次发, 看会不会又被吞。

    回复删除
    回复
    1. 人均八千美元,一条命标价八千美元

      删除
    2. 有那么值钱么?

      删除
  32. 王部长发言赏析2016年6月6日 上午9:32:00

    你了解中国吗? 你去过中国吗?(去过就能了解?你怎么我没去过?没去过就不能问?)
    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因为保护人权(因为没保护人权,才能发展迅猛啊?)
    中国人均收入8000美元(加拿大, excuse me?)
    把保护人权列入宪法(美国、加拿大也没把保护人权写入宪法,要向中国学习)
    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 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 中国有发言权(偷换概念,太妙了, 妙不可言。)
    中国欢迎一切善意的建议(你这是恶意提问)(梗:同学们,今天我们讲特色逻辑学:可以做空,但不能恶意做空;可以维权,但不能恶意维权;可以上x访,但不能恶意上x访;可以辩护,但不能恶意辩护...)

    这回答大概值五毛钱。

    回复删除
    回复
    1. 满满的五毛逻辑, 学习一个。又是骂记者的经典素材。

      删除
  33. 王部长问答的赏析不好么?怎么又被吞?

    你被吞过吗?你知道被吞的感受吗?
    你知道被吞的时候从13 亿又变成一穷二白的感受吗?
    如果你没被吞过, 请你不要发言。

    回复删除
  34. 请问随想找到好的google reader替代没有?或者不用rss一类软件,换成其它方式也可以(就是像GR一样能去掉噪音,只聚焦自己关注的信息)。

    回复删除
  35. 拒绝遗忘的,只有自己而已。启蒙或者说传播不是我的责任。并非利己主义,只是只有这样在现有社会中才不至于精神分裂

    回复删除
  36. 博主,我有几个问题

    1, 您对鸡汤文(心灵鸡汤衍生的文体)怎么看? 个人认为这种东西逻辑混乱,目的是欺骗底层群众。

    2, 有人给我说,“你说我被洗脑了,你不也被西方的思想洗脑了吗,人都会被洗脑”,我知道这里面的问题:洗脑不仅是对于虚假事实的接受,更是对于思维的摧毁(造成类似double think的效果),我怎么才能说服这样的人呢?然后我就和他讲了实用主义(Pragmatism)然而他并不想听。

    3, 如何和一堆脑残相处?其实说他们是脑残也有点过分,有些事情他们还是机灵的,不过做重要的就是没有逻辑,效率低下,甘于平庸。他们大脑最底层的思维似乎相互矛盾,没办法解救?

    谢谢解答

    回复删除
    回复
    1. 我發現這種思想在黨國支持者裡非常普遍. 反正面對一切當前中國社會問題與黨的各種重大罪行都用"外國也有"或"天下烏鴉一般黑"之類話術來解釋

      删除
    2. 1,赞同你说,鸡汤始祖于丹因为“精神治霾法”被黑惨了,这种东西也就骗骗要写赞歌的中学生。
      2,我也没什么好办法,爱当小红粉就让他去吧,到时候股市接盘算他一个。
      3,别花时间在脑残身上。

      删除
    3. 其实脑残的觉醒要靠他自己,你做的只是引导,逼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想法本身就不太对。

      删除
  37. 老王的评论不见了请回复一下

    回复删除
  38. 时至今日,再纠结当年具体发生了什么意义不大,毕竟如果相关档案不解密的话,光靠逃到美国去的那些人,很难还原真相的。重点应放在历届政府对这件事的态度,他们为什么要让六四成为不存在的一天。

    回复删除
  39. 博主,不知道您怎么看待这个思考方式
    凡是必有正面和反面,如果传媒只说了正面或者反面,那一定证明,有一些人想隐瞒一些事。

    回复删除
    回复
    1. 正面,反面都属于主观的价值判断,不同人可以得到相反的结果,即使该媒体说了它认为的正面和反面,也可以采取选择性披露,隐瞒某些事实。此外还与信息来源,立场,个人对信息的判断能力有关,隐瞒可以在很多层面实现。

      删除
    2. 我所指的正面和反面是,媒体之间出现不同的观点。而不是所有媒体发出同样的声音。正面反面这两个词可能用的不是太好

      删除
    3. 即使媒体之间出现不同的观点,而不是所有媒体发出同样的声音,也可以采取选择性披露,隐瞒某些事实。此外还与信息来源,立场,个人对信息的判断能力有关,隐瞒可以在很多层面实现。

      删除
  40. 支持博主。
    64对于东欧和苏联的解体和转变是有巨大作用的。

    回复删除
  41. 说白了,就是学生运动背后的势力失败了,邓赢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那些学生头子们太嫩,背后的人也不怎么聪明。邓赢在对国内矛盾和国际形势的准确判断上,在此基础上果断拍板动用武力,不然作阶下囚的就是他自己了。

    回复删除
  42. 博主 网上有小道消息google会回归(服务型),博主分析一下有没有可能(我觉得不会),(可能)回归的服务会不会被审查

    回复删除
  43. 试了一下,把这个图片发去三个群,结果只有一个人感兴趣。哈哈

    回复删除
  44. 隨想兄,麻煩你一下。我想搭建一個反賊論壇,有沒有什么靠譜的博客作者可以推薦一下讓我學習學習?

    回复删除
  45. 填空题,民主的七大基石是
    1.权利分立
    2.地方自治
    3.透明政务
    4.宪政自由
    5.军队国家化
    6.宗教世俗化
    7.__________

    回复删除
  46. 感觉绝食运动是64的一个败笔。
    如果当时的学生听从北高联的决定回校上课,历史进程是否有可能转变?
    毕竟单单希望绝食把事件闹大就能让顽固派低头未免太简单了点,如果当时学生后撤一步是不是还有机会?毕竟之前的运动以初具影响力,日后同样可以举行很大的游行抗议。绝食的出现却把党内的改革派逼上了绝路。
    记得当时的柴玲是很极端的,她要的就是清场,然后寄希望于“流血后的革命”创造一个“民主的共和国”,而她自己于清场的前一日试图秘密逃往香港。。。

    回复删除
    回复
    1. 带头的跑了好多吧,学生还是太年轻,被利用了,可悲,可叹。

      删除
    2. 想起一个梗。
      谭嗣同:“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康有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删除
    3. 绝食之失败在于柴玲没死。柴玲死了的话,是否败笔还真不一定。。
      败笔是柴玲, 又或是没有死志的所谓“绝食者”。不过也不能要求一个学生有太高觉悟。

      历史没有如果, “如果没有绝食”、“如果柴玲死了”, 都很难验证。

      删除
    4. 绝食又不只是柴玲提出来的,如果没有柴玲,还有王丹,吾尔开希等人。
      出现绝食确实是败笔,出现绝食意味着没有退路,死硬到底。而当时的限制,又不完全具备立马实现民主的条件。
      当然,也可以说是我们知道结果后这么评价。但我只想说当时的绝食运动是必需的么?当时是没有其他什么出路了么?

      删除
    5. 柴玲死了, 长篇累牍的新闻报导就出现了。

      当时的新闻还是有一点自由度的, 柴玲死了的话, 是个大新闻。
      可惜当时她明显没有死志,却出来绝食, 滑稽得很。
      对比多位现存者对64 事件的看法, 她确实是个败笔。

      绝食不是必须的, 但如果有领袖死了, 可以成为充分条件。

      删除
    6. 开始我没理解你的话,现在我知道了。
      如果柴玲真正愿意绝食致死,是完全可以进一步要挟政府的,但柴玲就是一败笔,她根本就没绝食的死志,只是再演。
      从5.11宣布绝食,到6.4清场,柴玲蹦跶了那么多天,这演得也太可以了。

      删除
  47. 但年还很年幼无知的时候,总是对政府有一种向往,就像它宣传的那样,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会慢慢踏入民主社会,成为一个发达国家。
    但某日因为好奇,我翻墙了,YB上看了一部3小时的64纪录片后,我的信仰坍塌了,从此开始知道了中国政府的真面目。

    回复删除
    回复
    1. 那个3小时纪录片,主要是影像丰富,只能算是个启发,不能完整展现整个事件。

      删除
  48. 绝食之失败在于柴玲没死。
    该死的没死。

    回复删除
  49. 对文中有个细节有异议:

      这天晚上,6名学运骨干(王丹、吾尔开希、马少方、王文、程真、杨朝晖)在一家小饭馆筹划了具体的绝食请愿。关于这个“小饭馆”的地点,王丹在回忆录中说是“人民大学校门口附近”,而《天安门对峙》一书提及的地点是“北大附近”(看来某一方的记忆有偏差)。

    -------------------------------------------

    我觉得双方记忆都没错,人民大学和北大本来就相差不远。
    现在的人大(海淀黄庄)和北大(中关村)站之间也就1.5公里。说是哪个附近都可能。
    说到底,看来是当时的中关村哪里吃的。

    奇怪啊,编程君是北京某公司的吧,怎么能出这种错误 :)

    回复删除
  50. 中国现在要解决的是囚徒困境的问题。就说那些翻墙的人,哪怕知识面,心智和逻辑都达到甚至超过了博主所说的标准,也几乎不会做带头大哥,甚至因为了解变得更为胆小世故。这些人更指望着不怕死的人去搞,自己享受胜利的果实。因为所谓的争自由的本质就是牺牲一代人造福子孙,这不符合人性。
    囚徒困境就是彼此没有合作,都指望别人结果每个人都龟缩。
    所以我理解博主所说的“非暴力”,就是为了降低抗争的门槛,说白了就是拆台脚,这样还可能有少数混得不好且不怕麻烦的人参与。再不济就像韩寒说的,“至少不为高墙添砖加瓦”。

    回复删除
  51. 随想先生,希望您以后有空能发一些徒手格斗,枪械制造,跟踪与反跟踪之类的书籍,至少以后可以用于对抗黑狗子们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个太专业了,我倒是会一些。

      删除
  52. 某香港人提出的【大規模的公民抗命】计划......
    “你们啊,不要成天就想搞个大新闻!”

    Lynx Evil :
    這是一個大規模的公民抗命 Massive Civil Disobedience計劃,
    用「佔領中環」的號召方式,號召中國 52 個一二線城市的人,同一天上街遊行集會。以香港2003年7月1日50萬人上街遊行計算,52個城市將總共會有 #一億人同一天上街散步

    地址: https://plus.google.com/communities/107185172296179670270

    回复删除
  53. 六四的黯然收场是否说明博主关于政治变革只需要喧嚣的一小群的理论是错的?

    回复删除
    回复
    1. 首先得介绍两个词汇:充分条件、必要条件。
      “一小群”并不是【充分条件】,而是必要条件。
      只要历史上有任何一个“一小群”的案例成功,那么“一大群”就不是【必要条件】,从而也就证明了,革命成功未必需要一大群。

      其次,六四并不是革命行动,而是乞求共匪的仁慈、改良的行动。当时那么多人不相信共匪会开枪,从这一点就说明了,六四不仅目标不够水准,而且准备也不够充分。这是导致六四失败收场的关键原因。如今互联网时代,这些原因,很多条件已经不再具备,有的条件则在缓慢的转向有利革命的一方。

      最近的雨伞革命,则是由于更新的原因而失败,虽然它也暂时以失败收场,但至少共匪不敢开枪。

      删除
    2. 1、看着过往的历史是有很多不忍直视的地方,但问题是目前好多人都对现在的政府不抱有好感,更有甚者是抱有敌意,我只想说持这样的态度是何意义呢?
      2、就算要革命,要推倒,那又要如何重建家园,社会,国家呢,有理论支撑吗?我想虽然还有些人不喜欢中共,但是还不至于到成为敌人的那一步吧。
      3、因为目前国际社会还有国家这个制度的存在,有时候也经常在想,会不会是某些国家为了自己的利益打压其国际竞争对手,而有选择性或者说是恶意的放出对他们的敌人不利的资料,其用心倒真的并不是很单纯呢!
      4、还有使用暴力的合法性在哪里,政府有使用武力的权力吗?那如果有,那老百姓有没有这个权力呢?还是政府与人民的权力本身就是不对等的,是统治与统治的关系,还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5、我想人的成长是渐进的,同样一个政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是如此。如果整天想着如何投机取巧,急功近利,对于个人都是浪费,对于国家那将是一场灾难,所以呢,目前个人还是挺不支持某些人要搞什么独立啊,革命啊,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了。

      删除
    3. 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其实也就是用时间拖垮而已。
      这也本可以成为六四清场的手段,

      枪都运到政总了, 还说不敢,只是时机没到而已。。。
      如果当时开枪, 再顺便清理几张报纸, 寒蝉效应, 再捞一把就走, 一气呵成。

      删除
    4. 决策如果不是基于理性基于能力基于现实,而寄托于感性的敢不敢会不会的话,结果必然悲剧。比如,中国不敢出兵朝鲜,英国不会远征马岛,美国会保护台湾,等等。

      删除
    5. 前半句没多大问题,后半句举例是有问题的。
      朝鲜战争中国就一悲剧,毛泽东成了冤大头,中国成了苏联的马前卒,牺牲品。
      美国会保护台湾,这一判断毫无意义,战争还没开始,无人知道,无法论证。

      删除
    6. 1. 请get重点。
      2. 中国的参战超出美国预期,逆转了战局,粉碎了其迅速结束战争回家过圣诞节的期待。如果中国不出兵,今日的半岛显然不会是南北对峙的局面。这是史实,至于中国悲不悲剧是不是牺牲品,那是另一个话题。
      3. 正因为没有人可以预见未来,所以理性的决策者不应将美国的保护视为一切行为的出发点。美国不会或者不能保护台湾,是必须正视的可能性。如果刻意回避这一点,那就是自欺欺人。
      4. 再说得明白点。应当思考的不是对方敢不敢,而是有没有能力,以及对方那么做了之后你将如何应对。

      删除
    7. 美国方面认为中国不会出兵并不是感性判断,而是理性判断。
      台湾已经考虑美国不提供保护的局面,要不然台湾还要那么多的防备力量干什么?
      如果美国不介入台湾问题,那么什么样的行为才算是你的理性判断?直接投降?

      删除
    8. 朝鲜战争中国就一喜剧,毛岸英蛋炒饭挂炉烤鸭,中国人民得以解放。

      删除
    9. to2单元
      因为这个国家对国家的人民有敌意,所以这个国家的人民敌视这个国家。
      翻墙了连这点都不知道,亏这也还是思考后的结果,也是够可以的了。
      人是中共杀的,中共从6.4这一天坦克进京开始就宣布了与这个国家的人民为敌,站在了特权家族的一边,经过20多年的开放市场经济,红色家族经做大做强,这个政党毫无进步,这个国家的人民已成为了奴隶。
      中国已由集权主义迈入权贵资本主义,社会公平无法保证,经济已出现消退,社会冲突将会加剧,变革无法避免。

      删除
  54. 评论区老熟人,这次必须得匿了。

    六四凌晨去天安门广场用 GPS 轨迹 画了个 6.4。

    党的管制比想象中的弱很多啊!

    回复删除
    回复
    1. 天安門廣場沒有見識攝像頭嗎。你這麼一說如果認真起來去調六四凌晨的錄像,你被抓不是很快的事情

      删除
    2. 還是說你其實並非評論區的老熟人。評論區的人雖然嘴上反動,平時都是良民,嘴上反動是爲了溫和的改進和發泄平時的社會壓力,是一種符合我國價值觀和利益的向上精神。

      删除
    3. 會去六四凌晨用GPS畫64的人,要麼是智障,要麼就是躲在暗處的革命黨,要麼二者兼有。真正想要反叛的人是不會把自己的想法真實得說出來的,相反平時表現良好的人,心懷鬼胎的機率理應反而更高,也因爲這是他們的人生哲學

      删除
    4. 阿拉上面有筆誤,請自行略去,能看懂就行

      删除
    5. 其实这货是去玩的,别把别人骂得太惨了。

      删除
  55. 博主推薦的書目里,有一個叫做如何推翻共產黨的書,其作者聲稱在1985年組建了一個中國民主黨,其宗旨是推翻中共,並準備在1989年六四的時候起事,還提到自己在雲南如何購買武器云云。可見六四本身就不怎麼純潔。

    回复删除
    回复
    1. 閣下此言,直如殺人犯向法官自辯,指斥死者生平也不是甚麼善良角色,其人做過不少壞事云云,故法官應判殺人犯無罪釋放。

      删除
    2. 疑问:
      准备在1989年起事,还尚且可信,
      准备在1989.6.4起事,作者在事先做准备的时候,竟然可以预测得这么准?

      莫非是由于共匪得到了64起事的情报,才偷偷在凌晨开枪?

      删除
    3. 基本的表诉错误。
      不是六四追求不洁,是六四中有人动机不洁。
      而他的动机不纯洁也是基于你的判断,对当事人他自己来说他的目的是纯洁的:武装推翻中共。

      删除
    4. to2单元
      未找到64起事的相关说法。

      删除
    5. 給一單元
      我們把中共叫做一號殺人犯就好了,把革命黨就做二號殺人犯。我是一號殺人犯的律師,我對法官說,並非一號殺人犯了故意殺人罪,完全是因爲二號殺人犯想殺他,一號殺人犯察覺到了,爲了自己不殺死,只好把對方殺死,屬於防衛過度,應判過失殺人罪。請問我這樣表訴法官有理由把我這個律師給開掉嗎

      删除
    6. 給二單元。
      是我的疏忽,我應該說清楚我想表達的是六四事件,而不是6月4號的歧義。
      我去查了原件,原件是高光俊的“如何推翻中共”,其序中,“1986年開始祕密物色地下反共成員,並成立中國民主黨。1989

      删除
    7. 年六四運動爆發,我極力堅持不暴露組織,祕密支持學運的原則,因爲中共一定會血腥鎮壓學運的。我祕密發動警察上街遊行,致使北京的軍警袖手旁觀。中共六四大屠殺后,我繼續發展地下組織--(省略)--中共並沒有查出我們,倒是冤枉了許多無辜的人。1991年夏天,我去南方發展地下組織,並去雲南購買地下武器狀況(以後省略)

      删除
    8. 給三單元。
      運動是人組成的,如果組成的人有人不純潔,那麼這個運動就是不純。
      革命體制和革命老大是兩種運動,兩種運動分開進行他們都是純潔的,如果混在一起他們就都是不純潔的。

      删除
    9. 用纯洁来形容一场运动本来就是错误的用法,纯洁是用来表达一个人的品行。应该是政治追求并不同一。

      删除
    10. 中國革命黨在中國的革命是純潔的,高尚的,無私的,完全是爲了人民福祉的,只要打倒了邪惡大魔頭的共產黨,得到民主的制度,人民分分秒即可奔向幸福的彼方,啦啦啦,那裏就是天堂,民主制度不需要任何痛苦和磨難。中國革命黨是純潔的,是純潔的,是純潔的,是純潔的,請人民相信我們,相信我們,相信我們.

      删除
    11. 变相黑?纯洁的一个人,纯洁的政党,这种说法头一次听见,其中说法本身就有毛病,有什么毛病自己想。
      民主是一种制度保障,并不是实现了民主化社会就完美无缺,就算在民主很发达的国家,它们的社会依旧有一些问题。
      七十年产权房,户口制度,土地财政,国业垄断,制度腐败,雾霾污染,没有社会保障的农民工,特权阶级。。。。。这些问题成功民主化都不会存在,不知这算不算你说的幸福的彼方。
      民主,自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要靠自己去争取的,追求民主肯定要有付出的,害怕付出,那你就继续做奴隶好了。

      删除
  56. 大伙儿看扫描pdf是用什么看的?9存都觉得小,本来想买个10.1的apple,又觉得化5,6千就为了看pdf,有点不爽。
    请各位给点意见先?

    回复删除
  57. 小编你好,现在的洋葱6.0以及6.0以后的版本,删除国内证书以后,并且已经禁用了根证书自动更新,还是能连接https://cnnic.cn/,这个网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能否解答一下?

    回复删除
  58. 没有良好和有力的组织,运动就成了失控的一盘散沙。

    回复删除
  59. 当年要不是李鹏总理,小平同志。力挽狂澜,要那些暴徒们得逞的话,诸位现在不知道惨成什么样了。当年暴徒们打着所谓的爱国旗号打砸抢烧,害国害民,你们这些人还为他们摇旗呐喊。

    回复删除
  60. 中共垮了,你们就开心了,就能过好日子吗?只怕那时的中国比现在的叙利亚还不如,还要乱!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国家吗???

    回复删除
    回复
    1. 早死早超生,你回去问问你爸爸,他文革是怎么活过来的。

      删除
  61. 5月35日,国殇日,永不忘记

    回复删除